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www.602.net【权威平台】

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www.602.net【权威平台】
www.602.net
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www.602.net
当前位置:新萄京娱乐场手机版/www.602.net> 新闻> 山西>正文内容
  • 山西曲沃:苦命的爸爸40年走不出噩运之困……
  • 2017年06月14日来源:中国信息报

提要:灾祸无情屡屡不尽,人间有爱绵绵不绝。众乡邻、亲友们和同学们以大善无言,大爱无声的义举,表达着对田家父子的关爱与怜悯,再次彰显了中国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美德和互助精神。

“吱——砰——”刺耳的刹车声划破长空,巨大的撞击声震颤地球……两辆货车首尾剧烈碰撞,驾驶室严重变形,金属残骸散落满地,汩汩鲜血四处飞溅!这是2017年3月10日下午两点左右,发生在山西省闻喜县境内的一起极为惨烈的车祸。

“当时,爸爸乘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躲闪不及,双腿被严重夹碎,全身被多处刺伤,血流如注,当场昏死过去了……”横祸飞来彻底打破了在首都求学的山西曲沃籍贫困大学生田泽同学的平静生活,也击碎了他和家人所有的梦想与希望。

健全的双腿被车祸死命地“咬掉”了,劫后余生的田泽爸爸茫然不知所措

噩运之困 阴霾笼罩40余载

“爸爸很不幸,出生于多灾多难的1976年;”

“爸爸很贫穷,苦涩的童年,往事不堪回首;”

“爸爸很可怜,命运多舛又遭遇婚姻之殇;”

“爸爸很悲惨,死里逃生却永远失去了双腿;”

“爸爸很绝望,面对50万元巨债无奈又无助;

“爸爸很无私,宁愿放弃生命,也不想儿子辍学……”

6月1日,在记者采访时,19岁的首都大学生田泽同学含泪诉说着爸爸的苦难经历——

田泽的爸爸名叫田国民,出生在山西省曲沃县里村镇安定村特别困难的农民家庭。

相依为命的田家父子及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山西省曲沃县里村镇安定村

走进曲沃县西北方向偏远的小村庄,村北头巷子窄得勉强能驶过农用车。田国民和田泽父子俩的家就在这里,几间低矮的土坯房年久失修,墙体已倾斜裂缝,最大缝隙处能放进一个拳头。屋里实在找不出几件像样的家具,院子里杂草丛生,墙角旮旯堆放着几件简单的农具……全部家产也难值几千元。与邻居家兴建的二层洋楼相比,显得格外寒酸。

推开两扇锈迹斑斑的铁门,田泽和爸爸的家荒凉破败与邻居家的阔卓气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因为贫穷,田泽家的土坯房年久失修、摇摇欲坠

贫穷与不幸,似乎从一开始就缠上了田泽爸爸。1976年的7月,爸爸田国民出生在窝头咸菜都吃不饱的年代。本就体弱多病、营养不良,加上农村条件艰苦,他从一出生就差点夭折;1989年的夏天,身为长子的他,面对两个求知若渴的弟弟和一贫如洗的家庭条件,刚满13岁的他,恋恋不舍地将小书包悄悄藏在了床下……从此,扛起锄头,踏上了“小农民”的征程,要努力减轻家庭负担; 1992年,由于常年累月重体力劳动,16岁的他,正是能吃能喝长身体的年龄,却因营养不良,几次晕倒在田间地头……

不惑之年 却要再闯鬼门关

“3月10日,爸爸的双腿在这场车祸中被挤碎了,因失血过多,痛苦地挣扎在生死线上。我三叔田杰民接到围观好心人的求救人电话,吓得脸色煞白,迅速赶往现场。因爸爸伤情极为严重,在上身输血,下肢外流的紧要关头,不得不连夜辗转闻喜、东镇、西安等三家医院进行抢救,全家人总想为爸爸保住双腿。然而,最终在接到医院病危通知书的情况下,为保住爸爸性命忍痛做了截肢手术……”说到这里,田泽喉头哽咽,不停地落泪。

“已近七旬的爷爷奶奶闻讯后,深夜两点踉踉跄跄地赶到东镇五四一医院。腿脚不便的奶奶,上下台阶时,一不留神,重重地摔倒在台下水泥地上……顾不得多想,奶奶爬起来奔向急救室。抱着病床上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亲生儿子,老人家揪心挖肺般难受,哗、哗的泪水溢满了慈母之爱与舐犊之情。后经医生诊断,奶奶因此摔裂了两根肋骨,却全然不知。”

为了节省每一分医疗费,用于抢救救爸爸,奶奶坚持不住院,仅让医生简单打了个绷带、拿了点药,硬撑着说:“不碍事、慢慢养……”三叔只好托朋友把悲痛欲绝的奶奶送回家,自己陪护命悬一线的爸爸于凌晨5时,赶往了医疗条件先进的西安西京医院准备救治。

短短几天,就耗去近50万元的高昂医疗费。为筹借一笔笔“巨款”,让三叔田杰民愁白了头:“自己也是从牙缝里省钱的普通农民,膝下育有3个孩子,把多年积蓄搜空了才4万元,已全部交付入院押金了;大哥离异多年,长期劳碌、煎熬无人照料,又患了糖尿病,需要长期用药;侄子田泽去年刚上大学,学费来自助学贷款;家里苦日子本就过得捉襟见肘,如今50万巨额医疗费还不够啊?!。”

入院时,看着生命垂危的大哥,田杰民急得直跺脚,他万般无奈跪地恳求大夫:先给大哥做手术,保证尽快筹借,补缴医药费。现场闻者无不动容,但医生也很为难,按照医院规定,患者救治住院前必须先行交足押金。

情急之下,身在西安医院的田杰民,逐个打通老家的亲戚朋友的电话,哀求借钱。乡下亲戚也不多,家里也都不富裕,只能是几百、几千的凑。到了3月11日晚上七、八点,田杰民终于凑够了给大哥手术的第一笔押金10万元。

之后,经过几次难熬的手术,累计花费了50万的医药费,才终于把田泽的爸爸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但爸爸却永远失去了双腿……。

奶奶听说爸爸的手术不理想,双腿没保住,被截肢了,越发悲戚至极。电话里,奶奶泣不成声地再三嘱咐:“一定要把儿子的截掉的“双腿”带回来,希望百年后,确保儿子做个‘健全’的人……”

寒门之子 替父撑起一片天

田泽伤心地说,车祸事故发生两星期后,他才知道爸爸出事了。因为这个贫寒农家飞出个大学生,曾经乐得全家倍感荣耀和自豪,生怕一丝一毫的“闪失”影响到孩子的学业。所以,极度悲伤的田家爷爷、奶奶宁肯自己整日以泪洗面,却不愿告知田泽“真相”。这也是爸爸从昏迷中偶尔醒来时的第一句“挂念”。

“一边是毫不知情的孩子,一边是奄奄一息的父亲……万般无奈下,捧着沉甸甸的《病危通知书》,家里人犹豫了许久,才透露了实情”。犹如晴天霹雳,田泽脑子一片空白。“爸爸前一阵子还打电话给他,嘘寒问暖,怎么突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一刻也不愿耽误地登上了北京发往西安的列车。一路上,田泽心里又急又忧,也不知道流了多少泪,用了多少时间。

经过长途奔波,田泽终于赶到了救治爸爸的西京医院。眼前的场面,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爷爷奶奶哭肿了双眼,几度昏厥;好心的乡邻们围在病床前叹息怜悯;平时很少见面的亲戚在一旁直抹眼泪;蹲在墙角的三叔田杰民愁眉紧缩,手上夹着已经戒掉多年的卷烟,地上满是烟头……气息微弱的爸爸闭着眼睛蜷缩在病床上,头上、脸上、胳膊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血迹伤痕,手背打着点滴,被子只盖住了上半身,裤管空空的。“扑通!”田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跪在爸爸病床前放声痛哭。

爸爸虚弱地睁开眼,看到儿子跪在面前,四目相对,四行泪水,无言的骨肉亲情,无语的父子之爱,深深感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包括身后的小护士眼里也噙满了同情的泪花。

“爸……”田泽稍稍平静了哽咽和抽泣的情绪,但泪水依然像关不住的阀门,滴滴落在病榻旁,也重重落在父子心上。从不在儿子面前落泪的田国民扭过脸,却挡不住眼泪大片大片地浸湿枕头。

“爸,我要退学,打工挣钱,照顾您,伺候您!”田泽用力握紧爸爸的一只手。听到此话,爸爸的眉头拧成了“疙瘩”。停顿良久,爸爸“突然”抽开手,挣扎着要去拔掉针管:“我,我已是个废人,活着也在浪费钱,不想……活了……!娃,一定好好念书,咱全家就指望你了,不能耽误学业啊——!爸不想拖累娃呀……”。拔针却终因身体过于虚弱,使不上劲。

病房里“尽孝”半个月后,在爸爸“以死相逼”下,田泽不得不左右为难地离开医院,一步三回头,回到了学校。他咽不下一口饭菜,趴在宿舍哭了整整一夜。

面对巨额医药费及后期治疗、康复所需的一系列费用,凭着打工这点微薄收入,简直是杯水车薪!但田泽同学深知——家里为给爸爸救命,早已借遍所有亲戚和朋友;至今已花费高达50万元,还欠着后来转至曲沃县中医医院好几万医疗费;爷爷奶奶没有收入,为了省下车费,拖着病体,每日风雨无阻赶去曲沃医院照顾爸爸,来回要骑行60里路……。

年近七旬的奶奶拖着病体倾尽母爱,日夜守候在田泽爸爸病榻前,几乎哭瞎了双眼

想到这些,田泽似乎读懂得了父亲的忘我与隐忍,也明白了作为一名小男子汉应该担当的责任和义务。下决心要为爸爸,为全家,扛起一片天。

从那天起,田泽每天早晨4点多就赶去做小时工。帮助雇主准备早点摊位,收拾碗筷。8点半再返回学校上课。中午来不及回宿舍,就迅速赶去送快递。烈日的暴晒、骤雨的冲刷、狂风的侵袭……这一切丝毫没有减缓田泽急切“赚钱”的渴望与脚步。长期的馒头咸菜,奔波劳顿,让本就消瘦的田泽有些体力不支,有几次差点栽倒路旁。

每天忙碌的田泽像陀螺一样“高速旋转”,超负荷透支体力和健康,虽然每一步都走得很艰辛,但始终不想放弃每一份“零工”,不想漏掉每一文“工钱”。坚持按时把每天赚到“全部薪水”如数汇至爸爸的银行卡里成了田泽的“必修课”。

“送快递、发传单、捡废品……,娃,可懂事哩!不向家里要一分钱,拼命在学校打工,在外面兼职……这以后,可怜的娃,就只能靠自己了啊……”谈起孝顺懂事的孙孙田泽,他奶奶除了哭泣,就是叹气。

父子之爱 超越生死撼天地

“我爸爸忠厚善良,可命运太不公平……”送快递被摔得一瘸一拐的田泽利用休息间歇,向记者进一步介绍,“常听奶奶讲过,爸爸14岁那年,也险些丢了性命。那是1990年的夏天,天气格外闷热,气温逼近40摄氏度。爸爸像往常一样背着快和自己一般高的农药罐去给庄稼喷农药。烈日炎炎下,汗流浃背的爸爸气喘吁吁。虽然头昏脑胀,身体有些不适,但想到要为爷爷奶奶养家糊口多扛负担。倔强的爸爸并没有停下,坚持要把这三亩地的农药喷完。谁知,因年幼体弱,也不太懂农药中毒常识,爸爸突然觉得天旋地转,一个踉跄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幸好路过的乡亲及时发现,才将他送往公社卫生院,抢救了三天三夜,算是侥幸捡回一条小命。”

“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别人都有新衣服、新鞋子,而我从小穿的是拾捡来的旧衣旧裤,书包也是奶奶一针一线手工缝制的布兜。每每目睹老幼的一点一滴,爸爸特别忧心忡忡、愧疚不堪。为了脱贫致富,2010年,爸爸和一位老乡合伙做起了小买卖。起早贪黑,含辛茹苦,费尽心机,爸爸最终还是掉进了“没文化”的泥坑里。生意的挫败,家境的贫寒,无望的苦日子,也‘赶走’了我的妈妈……”提起妈妈的离家出走,田泽止不住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洒落满地。

“那一段时间,对我影响很大,上课不专心,学习成绩一落千丈。而不足40岁的爸爸显得非常苍老,整日愁眉不展,又开始大片大片地落发……我知道,爸爸是在为我的学习担心。”田泽低下头,泪水淌过的脸庞写满自责与悔悟。“在一个星期六的晚上,劳作一天的爸爸疲惫而又郑重地较到我:‘泽娃,爸爸没本事,没念过几天学堂,给你辅导不了,但听说知识能够改变命运,有文化才能有出息,所以,今后学习就靠你自觉了,咱家的希望也就看你了!’”田泽抬起头,“我的爸爸没文化,可他教会了我很多做人之道,他是我的大山,也是我的榜样”。

田泽同学十分挂念爸爸,于端午节前夕再次回乡看望

“虽然日子过得紧紧巴巴,但爸爸在生活上从来没让我受半点委屈;虽然爸爸因贫而上不起学,但在学习上从来没有放松对我的要求;这些年,爸爸既当爹又当妈,给了我最深沉、最无私、最细心的父爱和母爱……”再次抽泣,田泽捂着泪眼说不下去了。

感恩之心 风雨过后盼彩虹

走进位于山西省曲沃县里村镇安定村北门外的田泽和爸爸“透风漏气”的家,记者拍下了令人寒心的一张张图片。“国民这娃憨厚勤快,乐于助人”围观的邻居大妈主动搭讪,“他是个好娃——,农忙时,谁家人手缺,国民都会主动去帮忙;谁家盖房修舍、搬家送货,国民也是有求必应。”

“远亲不如近邻、近邻胜似亲人。”这是田国民常常受到群众赞扬后,腼腆地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谈及国民为人处世和不幸遭遇,乡亲们你一言我一语,争相介绍,“虽然家里寒苦,但父子俩心眼特别好,谁家有事,他都会出手相助,唉——好人没好运,往后父子生活更可怜啊!“。

祸从天降,对于一个贫困家庭来说,田国民的不幸与所欠巨债无异于灭顶之灾,重重地压在了田家老小心头。据介绍,田泽爷爷为了筹集“救命钱“,变卖了土里刨食积攒半个世纪的所有值钱东西。街坊四邻、老弱病残、就连邻村的乡亲们闻讯后,也都同情地纷纷解囊,十块、五十,一百,两百,五百……爱心涌动,曾经被田国民帮助过的一位偏瘫老人,颤颤悠悠地从轮椅下抠出一个旧手绢,将里面221块钱全部捧出,吐字不清:“钱,不多,都给国民拿上,收下吧……”。

灾祸无情屡屡不尽,人间有爱绵绵不绝。众乡邻、亲友们和同学们以大善无言,大爱无声的义举,表达着对田家父子的关爱与怜悯,再次彰显了中国人“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传统美德和互助精神。

农业银行卡:田国民:6230 5212 9000 5133 974

为此,来自首都的几家媒体记者,采访之余,也都翻出各自钱包,献上了“爱心”,并且共同发起成立了“华夏爱心记者联盟”。旨在倡议各界爱心人士,扶危济困,情献公益,全力帮助这个频临绝望的不幸家庭度过难关,帮助田泽爸爸走出噩运的困扰,帮助田泽同学顺利完成学业,实现祖国栋梁之才的美好愿望!

记者手记:

5月13日下午,在山西省曲沃县中医医院住院部611号病房,记者亲眼目睹了健康庄稼汉瞬间变成“废人”的揪心一幕。田国民眼窝凹陷,面无血色,一脸憔悴,胯骨上刚做完第四次手术。他所承受的身体伤痛及心灵煎熬可想而知。

看到记者捐献的一份份“真情”,田国民尝试了好几次,想坐起来示意“感谢!” 看似寻常小举动,对他而言却力不从心,气喘吁吁。在被医生劝慰下,他乖乖躺好了。扭头向记者投来“受宠若惊”的目光,嘴里喃喃细语:感谢好心人,感谢记者们。

采访结束回京后,记者脑海里时时浮现着田国民的不幸遭遇和田家人的悲天悯世。为这“天意怜幽草”的母子之情而感动;为这“父爱重如山”的父子之情而感动;为这“骨肉连血脉”的兄弟之情而感动;为这“互助又友善”的邻里之情而感动……

于是,连夜完成此稿,呼吁媒体同仁倾力关注、友情转发。呼吁广大读者网民伸手援助,略表寸心。为田家父子照一缕曙光,添一抹绿色,撑一把“雨伞”!

“只要人人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衷心祝福:好人一生平安!

田国民:13753531835

田泽:18434802144

华夏爱心记者联盟:010-58427616



责任编辑:蔡媛媛
相关新闻更多
    没有关键字相关信息!
推广信息
文章排行榜
服务信息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